<mark id="ondil"></mark>
<acronym id="ondil"></acronym>

    1. <optgroup id="ondil"><em id="ondil"><pre id="ondil"></pre></em></optgroup>

      <optgroup id="ondil"></optgroup>

        2023年05月30日
        第A04版:周口紅色記憶 PDF版

        開國少將王其梅:征戰豫東留英名(一)

        開國少將王其梅

        □記者 王錦春 王吉城

        核心閱讀

        王其梅,開國少將??谷諔馉?、解放戰爭時期,長期征戰豫東。后任十八軍副政委,率先遣支隊進入西藏。在他的革命生涯中,留下了“三違父命”“四下水東”“長期建藏”等動人故事。

        “墻角數枝梅,凌寒獨自開。遙知不是雪,為有暗香來”。

        梅,具有高貴的品質和頑強的生命力。

        人如其名,其人如梅——王其梅恰如寒冬綻放的梅花,凜冽寒風中獨自開放,散發芬芳。

        雖然他已離開我們50多年了,但在周口人的記憶里,他就在眼前,從未走遠。

        抗日戰爭、解放戰爭時期,王其梅在豫東一帶征戰,留下了光輝的戰斗足跡。他的革命故事在周口一帶廣為流傳。幾年來,周口日報《周口紅色記憶》采訪組一直致力于收集王其梅在周口的故事,多次走訪他戰斗過的西華縣豫東特委所在地、杜崗會師紀念地、太康縣聚臺崗水東地委所在地。

        近期,采訪組與王其梅的大女兒王昌為取得聯系,共同回憶王其梅金戈鐵馬、南征北戰的一生。

        “我的父母就是在太康縣聚臺崗結婚。在戰火紛飛的年代,為了革命事業,他們攜手走過那段難忘歲月……”談起父親在豫東的戰斗故事,王昌為的話題從聚臺崗說起,又從聚臺崗說到西華人民抗日自衛軍、睢杞太、水東,講到父親走上革命道路的歷程……

        一違父命 投身革命

        1913年,王其梅出生于湖南省桃源縣三陽鄉王家坪一個地主家庭。

        1927年,在洶涌澎湃的大革命推動下,湖南農民運動正風起云涌。隨著年齡增長,王其梅接受一些先進思想,對舊中國局勢動蕩不安的原因有了更深認識,對人間諸多不平等現象深有感觸。在他幼小的心靈中,進步的、革命的思想火花被點亮。

        王其梅以極大熱情投身農民運動中。村里成立了兒童團,王其梅積極申請參加,還參與斗爭地主豪紳,燒毀家中麻將,以實際行動支持農民協會提出的禁賭運動。

        因為出生在地主家庭,又是老大,家人希望王其梅能老老實實地當個地主家的闊少爺。然而,王其梅的一系列革命行為,讓父親極為不滿。他想通過定親拴住桀驁不馴的兒子。正在讀書的王其梅對父親所定親事極力反對,還回信陳述了早婚的危害。

        王其梅的父親收信后勃然大怒,立即差人將王其梅召回,讓他跪在自己床前,并以不供學費和斷絕父子關系相威脅。王其梅無奈吞食家中鴉片以示反抗,但最后還是在母親苦苦哀求下屈從結婚,但迫使父親同意了自己提出的“結婚不同寢”的要求。

        父親的高壓,并沒有讓王其梅真正屈服。1930年冬,王其梅初中即將畢業,他從家中拿了一些金銀首飾準備逃往北平。在家門前的延溪河乘船北逃時,他被父親發現,父親派家人匆匆追趕到碼頭。船剛離岸,家人苦勸他回家。船在河中滯留一會兒,還是擋不住一個叛逆少年的心。王其梅去意已決,對家人說:“你們再來追我,我就跳水?!奔胰酥浪愿窬髲?,怕他想不開,不敢相逼,只得忍痛割愛。

        與父親的這次抗爭,王其梅徹底沖破了封建家庭的藩籬。從此,王其梅與封建家庭決裂,與舊社會決裂,離開家鄉,離開父母,探索新的人生。

        對于出逃原因,王其梅曾回憶說:“那次出逃,是由于農民運動之影響和對封建家庭之不滿,希望赴北平求學,尋找個人出路?!?/p>

        駁斥謊言 宣傳革命

        1931年,王其梅進入北平私立弘達學院讀書,接觸到更多先進思想,眼界更加開闊。

        “九一八事變”后,面對國家危亡境地,王其梅等熱血青年憤然離開課堂,走上街頭,投身愛國學生示威游行的洪流中,抗議日本帝國主義侵占我東三省。

        在對共產主義初步認識中,王其梅有了自己的主張。1932年,王其梅考入國立北平大學附中。一次,一位教師上課時大講特講“共產黨殺人放火,共產共妻”等歪理邪說。說罷,他還指著王其梅對學生說:“我講的你們如果不信,可以去問他,他們那里的共產黨是不是這個情況,他就是從湖南來的?!边@位教師想讓王其梅現身說法,為自己攻擊共產黨打個配合。沒想到,王其梅挺身而出,講解了自己的一番道理:“共產黨厲害是厲害,但他們是對有錢的人厲害,對窮人卻很好?!?/p>

        王其梅的回答,讓老師有點措手不及。老師說:“你怎么這樣說話,你是不是有問題?”

        王其梅反駁說:“我有什么問題?我的家庭就是大地主。1927年,我父親曾在湖南省打土豪、分田地的農民運動中被農民協會扣押,差點被槍斃,我說的都是老實話?!?/p>

        王其梅自覺地站在了人民群眾的一面,這樣一來,他正直的性格和勇敢的精神引起班中進步學生注意。進步學生經常向他宣傳救國救民道理,并介紹他加入了反帝大同盟,1933年還介紹他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。

        多次入獄 堅持斗爭

        為追求革命真理,王其梅滿腔熱情地奔波、吶喊于街頭巷尾,真正明白了勇于革命、敢于斗爭的意義。

        1933年4月28日,北平大學師生和社會各界人士,發起為在1927年4月被奉系軍閥殺害的中國共產黨創始人之一李大釗舉行的公葬。王其梅和群眾一起拿著花圈和挽聯游行示威。公葬隊伍行進過程中,遭到大批軍警、特務鎮壓和逮捕,王其梅也未能幸免。因被捕學生較多,激起社會輿論對反動勢力的公憤和譴責。被捕學生被拘禁了8天,因沒有充分證據,他們經學校保釋出獄。這也是王其梅第一次入獄。

        8天雖然短暫,但王其梅對“人間地獄”生活有了親身體驗,更激起了他對反動派的憤慨。

        一定要砸爛這個毫無尊嚴、毫無人權的舊世界。出獄后,王其梅深感赤手空拳鬧革命,生命安全毫無保障。不久,他便向黨組織申請投筆從戎、武力抗爭。1933年5月,北平黨組織批準了王其梅的請求,派他到張家口馮玉祥部政訓班學習,主要從事兵運工作。從此,王其梅開始了軍人的革命生涯。

        一開始,王其梅在抗日同盟軍擔任上尉宣傳員,后經批準,7月,他由共產主義青年團員轉為中國共產黨員,在同盟軍第五軍阮興武部繼續從事兵運工作。他先后以伙夫、車夫、勤務兵、馬弁等多種身份積極進行宣傳活動,發展軍人入黨,建立組織,準備兵變。

        后來,抗日同盟軍遭到蔣介石、汪精衛當權的南京國民政府壓制和破壞,共產黨在抗日同盟軍中的組織遭到不同程度破壞。8月的一天,王其梅等7人也被扣押。第五軍軍長阮興武與抗日同盟軍第二軍軍長吉鴻昌、第二軍五師師長宣俠父等人是朋友。阮興武將王其梅扣押一天后,交由吉鴻昌部宣俠父師部。

        王其梅到吉鴻昌部后,在宣俠父師部教導大隊任副班長,黨內任支部組織干事。沒多久,在日軍和國民黨軍夾擊下,宣俠父在昌平小湯山全軍覆沒,王其梅只得折回北京。1934年秋王其梅就讀北平中國大學經濟系,黨內任支部書記。學習期間,因參加革命活動被學校勸退。1935年9月轉入民國學院,任學院青年團支部書記。12月組織學生參加北平“一二·九運動”。

        在這次運動中,王其梅曾兩次組織民國學院的革命師生舉行游行示威活動。之后,因從事革命活動,一直遭國民黨特務跟蹤盯梢。1936年3月,王其梅再次被捕,不久被以共產黨嫌疑犯的名義押送到國民黨北平軍人反省院。敵人施用“老虎凳”“壓杠子”“打手板”等酷刑,王其梅堅貞不屈。敵人又將他送往國民黨北平軍人反省院草嵐子監獄拘押,并將他判處死刑。但他視死如歸,既不登報反共,也不悔過自首,和難友們堅持斗爭。

        二違父命 準備犧牲

        遠在湖南老家的父親得到王其梅被捕入獄的消息,又氣又急,立即變賣部分家產,同時修書一封,叮囑在清華大學當校醫的王其梅堂哥王其楷,無論如何多開導開導,并想方設法將其從獄中贖回。

        當堂哥王其楷到獄中看到王其梅戴著腳鐐手銬,站在鐵門外就哭了。他們兄弟關系較好,擔心王其梅有生命危險。他們有了一段獄中對話:

        王其楷說:“你又不缺吃少喝,不好好讀書,盡干這些危險的事,自己坐監,吃苦頭,使家里人為你擔心。你究竟圖什么?現在家里要我用錢托人把你贖出來,你只要悔個過,馬上就可以出去。你還是寫個悔過書,去好好讀書吧,別再胡鬧了?!?/p>

        王其梅說:“我沒錯,無過可悔,我的事以后不用家里再管了。你如果有錢,就給我留下一點?!?/p>

        堂哥看勸說無望,哭著走了。

        隨后,王其梅把堂哥留給他的錢全部交給了監獄中的黨組織,用以訂報、買書、買藥,救治患病的難友。

        這是王其梅對父親的第二次抗爭,他沒有接受堂哥的開導,而是做好了長期坐牢、甚至隨時就義的準備。

        后來,王其梅曾回憶說,經過坐監及從軍失敗的教訓,感到單憑革命熱情蠻干勢難避免失敗。他對死并不恐懼,但是如犧牲太早,只覺得對黨無甚貢獻,不免存惋惜之情。

        黨組織時刻惦記著入獄的革命者。1936年11月,王其梅經黨組織營救,從國民黨北平軍人反省院出獄,由中共中央北方局派到中共豫東特委駐地河南省西華縣工作。

        來到西華 領導革命

        西華雖交通偏僻,但第一次國共合作期間,共產黨人就在這里高舉反帝反封建的大旗。1926年,西華有了革命的火種,人們也慢慢知道了共產主義、共產黨、工農紅軍。1936年,當地成立了中共豫東特委、西華縣委,這一帶的革命活動逐漸由隱蔽轉入半公開狀態。

        帶著黨組織的重托,王其梅與豫東特委書記沈東平、西華縣委書記王子英接上關系后,即到當地紅色根據地“三崗”(陵頭崗、都城崗、苗里崗)擔任普理學校教員,以學校合法身份作掩護從事工作,黨內職務是支部書記。

        普理學校是豫東特委從一個破舊的學校經過改造恢復起來的,校名也是共產黨起的,含義是共產黨要在這里宣傳馬列主義普遍真理。

        學校位于艾崗鄉陵頭崗村。這里的老師基本上都是黨員,不要薪酬,學生免交學費,師生同上早操,同用河水洗臉,同唱革命歌曲,同睡麥稈地鋪。王其梅等老師以學校教書為掩護,開展黨的工作、培養革命人才。

        “西安事變”發生后,根據全國人民一致主張“停止內戰、團結抗日”的形勢,王其梅積極協助校長王子英組織全校師生游行示威,要求“停止內戰,一致抗日”,掀起西華縣抗日救亡高潮。

        1937年初,豫東地區發生較為嚴重的災荒。地方豪紳囤積居奇、趁火打劫。國民黨政權和地主、奸商相互勾結、沆瀣一氣。豫東特委和西華縣委研究決定,打擊惡霸奸商,救濟窮苦百姓,以此提高農民的思想覺悟。當年2月7日深夜,王其梅帶領十幾位武裝人員,在胡曉初領導的農民武裝配合下,襲擊當地惡霸地主,開倉放糧,取得成功。

        到了1937年4月,王其梅兼任豫東特委交通站站長。該站是黨的秘密組織,全面負責上級派往豫東和華中的干部接待、審查和中轉工作。王其梅負責此事,嚴謹細心,從未出現過一次差錯。

        1937年“七七事變”后,王其梅接任中共西華縣委書記、普理學校校長職務,全面主持西華縣黨內工作。

        三違父命 竟成訣別

        1938年的一天,王其梅的父母突然來到西華,還帶了一些錢。原來,老人多方打聽,終于得知王其梅在河南一個鄉村教書,便不遠千里到西華勸說兒子回湖南老家。他們來到西華后,見到了這里艱苦的條件,地瘠民貧,和魚米之鄉的老家桃源縣相去甚遠,父親便對王其梅說:“月是故鄉明。家鄉有你許多同學,有的做了縣長,有的當了國民黨縣黨部書記,你卻在這里當窮教員,不如回湖南,何愁找不到一份好差事?!蓖跗涿坊卮鹫f:“我愛這個地方,已經把這里視為我的第二故鄉。我愛這里的民眾和我所教的學生,他們對我已有了感情,我怎么能走呢?再則,現在全國都在抗日,我就是不直接去前線,也不能越走離前線越遠啊?!?/p>

        父親見勸說不行,又幾乎命令似地對王其梅說:“你作為長子,應回家替我撐立門戶。只要你回故鄉,我死也瞑目了?!?/p>

        王其梅還是立場堅定,他耐心解釋并寬慰父親,最后斬釘截鐵地告訴父親:“為了國家、為了抗日,我不能回湖南?!?/p>

        父母早已知道王其梅的身份,母親就說,這孩子已經不聽咱們的,咱也不用費那么大的勁去勸說了。

        結果可想而知,王其梅的父母在西華縣住了數日,抱憾而歸?;丶也痪?,相繼離世。

        自古忠孝兩難全,與父親的第三次抗爭,也成了王其梅與父母的最后一次相見。直至父母病逝,他也沒有回老家桃源。

        普理學校 留下佳話

        革命者的學習生活是枯燥的、艱苦的。普理學校開辦的干部培訓班只在早晨和晚上上課,白天大部分時間做軍事訓練。

        王其梅主要講授軍事課。第一期干部培訓班的學員睡的是地鋪,特委、縣委的一些領導和學員都擠在一個麥草大鋪上睡。學員們軍事訓練十分嚴格,每天早晨天剛蒙蒙亮就起床。王其梅帶領大家野外訓練,每天準時準點,風雨無阻。

        軍事訓練嚴格是王其梅的教學風格。冬天里他每天都帶學生赤腳在雪地里跑操,到河邊打開冰層洗臉。

        這里留下他許多軍訓、學習往事。

        一天夜里,下了一場大雪,培訓班學員照常上操跑步,王其梅帶領大家脫了鞋子光腳跑。一個學員家就在附近,那天因睡過了頭遲到,被王其梅要求照樣在操場上跑了幾圈。

        一次,王其梅打球時腳扭傷了,不能和學生一起跑步。但為了讓學生軍訓不間斷,他在學生跑步時同樣脫掉鞋子,站在那里指揮。

        為團結教育青年,王其梅利用在普理學校任教的公開身份,在學生中組織一支籃球隊。他和學生們練球、賽球,通過比賽接觸了附近的青年,和他們拉近了關系。他從北平帶來的衣服比較時髦,就交給學校當演戲、演話劇的道具。

        在這里,培訓班為黨輸送大批優秀軍政干部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有幾十人還走上省軍級領導崗位,可見普理學校的影響力。

        王其梅還和豫東特委書記沈東平的小警衛員劉尚文有過一段故事。

        有一段時間,組織上為使王其梅養好身體,曾安排他到同事侯香山家里,一邊工作一邊休息。王其梅不肯享受特殊待遇,便離開侯香山家搬到學校和大家擠在一起。

        第一次來到學校睡覺時,王其梅發現劉尚文不給他讓位置,不光對他如此,對別人也一樣。王其梅感到很奇怪,瞅機會笑著追問劉尚文怎么回事。

        在王其梅追問下,劉尚文說,其實是他身上有虱子,和大家挨著睡,虱子會爬到大家身上。他怕影響大家休息。

        王其梅聽后,并不感到意外,反而告訴劉尚文,他在北京蹲過監獄,戴著腳鐐手銬被投進監獄。里面沒衣服換,又不能脫褲子,一件衣服一穿就是一年半載,身上的虱子不知有多少。癢得沒辦法,就想方設法抓虱子。放風時,撿到一把破掃帚回來,利用天好,把地掃凈,把褲子脫下來仔細從褲子上往下掃。再說了,紅軍長征一件衣服穿了二萬五千里,哪個干部戰士身上沒生過虱子。

        王其梅安慰劉尚文,身上有虱子不怕,等天好了幫他捉虱子,打掃干凈就沒有了。

        王其梅揭開了劉尚文思想上的疙瘩。從此,劉尚文性格開朗起來,也和大家擠在一起睡在一起了。王其梅還利用虱子對劉尚文講革命道理:“虱子就像地主老財,吸血鬼。要把他們統統埋葬掉……”

        在王其梅關心教育下,劉尚文明白了更多革命道理,深深感到了共產黨的溫暖。他下決心永遠跟著共產黨鬧革命,把一生奉獻給黨。后來,劉尚文逐漸成長為解放軍的一名優秀指戰員、戰斗英雄。

        劉尚文晚年的回憶錄《戎馬生涯》一書中,就有一篇文章《王其梅幫我抓虱子》,專門講述了當年王其梅關心愛護他,并為他抓虱子的詳情。文中言語間,流露對革命領路人——王其梅的敬仰與感恩,情真意切,讓人淚目。

        “寧要王大頭,不要袁大頭”

        日本帝國主義發動“七七事變”后,國共兩黨為抵御外侮,再次合作抗戰。

        1937年底,王其梅根據豫東特委安排,在普理學校所在地陵頭崗舉辦了有300多人參加的第二期抗日干部訓練班,親自擔任教官和隊長。

        為把具有愛國熱情的青年學生和農村青年培訓成抗日骨干,王其梅除授課外,還聘請豫東特委領導同志及當地進步知名人士作教官。王其梅在學員中先后發展21名共產黨員,使抗日烽火迅速燃燒。西華全境的抗日團體紛紛如雨后春筍般涌現。農民協會、青年自衛隊、民先隊、婦救會、姊妹隊、學生救國會等相繼建立,進行宣傳抗日、軍事訓練,時刻準備打擊日本侵略者,西華縣的抗日救國熱情空前高漲。

        抗日干部訓練班為西華、扶溝、淮陽等縣培養一大批抗日骨干力量。訓練班結束后,學員們回到各縣模仿西華辦起了抗日骨干訓練班??谷站韧鲂麄麝犖樵絹碓綁汛?,抗日的巨大聲浪傳到了豫東大地的每個角落。

        王其梅把西華的革命工作搞得有聲有色。

        1938年5月,豫東特委和西華縣委根據上級發展抗日武裝的指示,以共產黨員和抗日干部訓練班學員為主建立了一支約6000人的抗日武裝。這就是后來遠近聞名的西華人民抗敵自衛團(不久改為西華人民抗日自衛軍)。

        根據國共合作需要,由國民黨西華縣長楚博擔任司令員,魏鳳樓、胡曉初、屈申亭、侯香山任副司令員,豫東特委書記沈東平任參謀長(實際為政委),西華縣委書記王其梅任政治部主任。于是,王其梅的工作重點轉移到了領導西華抗日武裝方面。

        王其梅在西華的革命活動,深受群眾擁護和愛戴,也被敵人視為眼中釘、肉中刺。日偽政權曾以5萬元“袁大頭”懸賞他的人頭。由于他長得敦厚結實,腦袋大,外號“王大頭”。當地群眾都說:“敵人想用‘袁大頭’換‘王大頭’,我們決不答應!寧要‘王大頭’,不要‘袁大頭’?!痹谌罕姷难谧o下,他一次次轉危為安。

        首下水東 前線殺寇

        水東,一片紅色的熱土。它是在地圖上找不到地名的地方,是特定歷史條件下的區域名稱。這個地理名稱的出現,同一段悲壯的歷史緊密相連。

        1938年6月初,豫東大片國土被日寇占領。屢戰屢敗的蔣介石為阻止日軍進攻,下令炸開花園口黃河大堤。黃河水一瀉千里,豫東等地一片混亂,西華形成了黃泛區。 “水東”是指改道后的新黃河以東地區。

        抗日烽火首先在水東地區的睢縣、杞縣和太康縣交界地帶點燃。這一帶稱為“睢杞太”。

        黃河水并沒有阻擋住兇殘的日軍進攻。河南省委根據黨中央“我向敵后發展”的方針,果斷指示西華抗日武裝分兩批東渡新黃河,先后到“睢杞太”地區,配合吳芝圃的豫東抗日游擊第三支隊開展游擊戰爭。

        大刀向鬼子頭上砍去。首先出擊“睢杞太”。

        這時的“睢杞太”地區,各種武裝勢力已迅速分化:土匪大都變成了漢奸,另有一部分依附于國民黨;諸多地主武裝民團也見風使舵,充當日寇的爪牙;其他一些土匪,則稱霸一方,打家劫舍,敲詐勒索。加上睢、杞、太三縣分屬商丘、開封和淮陽3個專區,統治者內部又有各種矛盾,也便成了三不管的地方,致使日、偽、頑、匪為所欲為,搞得昏天黑地,一片混亂!

        7月中旬,西華人民抗日自衛軍在參謀長沈東平,副司令員胡曉初、侯香山,政治部主任王其梅等人率領下,第一批東渡新黃河,到“睢杞太”尋機與日寇作戰。

        東征第一梯隊經淮陽縣東北直抵太康縣城,在太康縣城遭遇日軍,經過激戰收復太康縣城。經短暫休整,部隊繼續北上,在睢縣潮莊消滅偽匪董蔚亭部三四百人。沿途,戰士們耳聞目睹日軍犯下的罪行,更激發了打擊侵略者的熱情。

        7月28日,東征第一梯隊在睢縣馬路口村伏擊日軍,王其梅和沈東平一起指揮部隊與敵展開激戰,給敵人重大殺傷。由于游擊戰斗經驗不足,戰斗結束后沒有及時撤出轉移,遭打擊后的日軍很快組織一股日偽軍增援反攻。戰斗過程中,參謀長沈東平不幸犧牲,王其梅率部奮戰得以突圍。

        沈東平犧牲后,王其梅和西華人民抗日自衛軍領導人研究決定,由東征第二梯隊屈申亭、王學武率部前往杞縣傅集配合豫東人民抗日游擊第三支隊作戰,其余留在睢縣平崗整訓,并安葬沈東平及在馬路口犧牲的烈士。四五天后的一天夜里,部隊再遭敵人偷襲,因敵眾我寡,王其梅率部返回西華。

        由于消耗過大,中共中央長江局和河南省委決定成立新的豫東特委,調周季方任豫東特委書記,王其梅任組織部長。

        1938年8月初,彭雪楓以八路軍總部參謀處長的身份到達西華,部署西華、扶溝兩縣及豫東特委工作。在西華期間,彭雪楓多次同王其梅交談,了解黨在西華縣工作開展及豫東特委、西華人民抗日自衛軍的一些情況,并對黨的工作征求意見。此時,王其梅身兼三職,既是中共西華縣委書記、豫東特委組織部長,又是西華人民抗日自衛軍政治部主任,肩上責任重大。

        “睢杞太”后來成為水東地區的中心。此次征戰“睢杞太”,也是王其梅首下水東。②2

        2023-05-30 2 2 周口晚報 content_202758.html 1 開國少將王其梅:征戰豫東留英名(一) /enpproperty-->
        国产精品夜夜夜久久久,亚洲无码性交小视频,97国产婷婷综合在线视频,97一区二区在线播放